中国房产网 --中国房地产投融资信息第一门户--www.creri.com-www.juzhu.org-

房产新闻

合作动态

时事看点

规划设计

投资机构

金融新闻

活动交流

在线咨询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茶余饭后 >> 社科资讯 >> 媒体盘点50起黑社会案 近半数黑老大涉足房地产


媒体盘点50起黑社会案 近半数黑老大涉足房地产

近半黑老大投身房地产

本报统计50起案件得结论 专家称危害巨大

《法制晚报》记者对国内法院审理的50起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数据统计分析发现,50名黑老大中23人开设的公司涉足房地产行业,占近一半。

一位研究黑社会问题30多年的犯罪学专家表示,黑老大热衷房地产,与房地产业利润高有关,同时,房地产行业容易遇到纠纷,对于黑老大来说,暴力成为他们的“优势”。此外,黑社会老大起家后热衷于与官员勾结,这些腐败官员可以帮其谋取他人难以得到的经济利益。

专家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渗入房地产业后果严重,既会产生治安问题,也影响政府公信力。

统计 近半黑老大投身房地产

日前,记者对国内法院审理的50起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数据统计分析。

记者注意到,所有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经过早期的“打打杀杀”之后,黑社会性质组织都会开设公司,逐渐进入某一正当经济行业。

数据统计结果显示,能源矿产业是黑社会组织开设公司后,最热衷进入的行业。50起案件中的“黑老大”,28个涉足能源矿产业,占56%,比例最高。

房地产业仅次于能源矿产业。50起案件中,23个“黑老大”涉足其中,占近一半。

暴力解决经济纠纷

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的房地产公司,还往往通过暴力手段解决经济纠纷。

“沙井新义安”头目陈垚东

据媒体报道,在深圳的“沙井新义安”案件中,2009年,一名黎姓商人与沙井富商陈财明的公司因合作经营义乌商贸城项目发生纠纷。

陈垚东受陈财明委托调解,但没能成功。之后,陈垚东指使9名手下在机场将黎姓商人绑架,并逼迫家属交出公司印章执照。家属屈服后,黎姓商人才被释放。

自此,该人退出义乌商贸城项目,陈垚东和陈财明随后成立汉玉义乌商贸城管理有限公司。

这一项目若仅按一期的商铺全部租售的价格,获利就高达3360万元,是成本价的25倍。

分析 房产业利润高能用“暴力优势”

公安大学教授、已研究黑社会问题30多年的武伯欣分析原因称打打杀杀起家的黑老大,往往更愿意挣“快钱”、获取暴利,而房地产的利润比一般行业高。

黑社会团伙开设的公司,往往利用暴力威胁、恐吓兼并同行业公司,进而垄断整个行业。在房地产领域,拿不到可供开发的土地已是越来越多中小房地产企业退出市场的重要原因,而黑社会公司往往凭借贿赂官员和暴力手段拿地,在土地拍卖市场树立强势地位。

他告诉记者,房地产行业的特点,导致它更容易遇到复杂的社会矛盾和纠纷,对于正当合法企业来说这很棘手,但对于有人庇护、没有顾忌的黑老大来说,暴力成为他们的“优势”。

在城市拆迁、农村征地期间,面对纠纷,有黑社会背景的房地产企业往往利用恐吓,逼迫,暴力的手段强迫居民拆迁。

同时,房地产行业是“社会潜规则”更多的行业,政府官员有较大寻租空间,而黑社会老大起家后,热衷于与官员勾结,拥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政治资源”,可以帮其谋取他人难以得到的经济利益。

他表示,给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保护的都是官员,渗透到党政部门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危害最大,一些党政官员和黑老大特别是在房地产业里拆迁的、征地的“地霸”合作,挣来“大钱”后分赃,这成就了一些黑社会组织,使得他们更加企业化。

疏理重金贿赂高官拿下地块、项目

黑社会性质组织涉足房地产行业,其犯罪手段主要体现在通过贿赂手段获取利益、暴力拆迁和利用暴力垄断市场等方面。

为了拿下能帮自己大忙的高官,黑老大们不惜重金。仅根据以往的新闻报道进行不完全统计,记者发现,50起案件中,有5起案件中涉及因房地产项目而行贿的犯罪事实。

沈阳“黑老大”刘涌1998年底,刘涌向当时的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提出,想进军房地产。

1999年2月,刘涌将装着10万美元的袋子送到马向东办公室。不久马向东打电话将刘涌叫来,告诉他:“中街有块地,你不是想搞房地产吗?这是机会。”这次,刘涌留在其办公桌上的又是一个装有10万美元的袋子。

很快,这块土地便以行政划拨方式无偿拨给刘涌的嘉阳集团下属的百佳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获得了商业开发权。后沈阳市地价评估事务所对这块土地作出评估,认定其价值为3.5亿元。

“福建首富”陈凯一度有“福建首富”之称的黑老大陈凯起家后投资房地产业,在福州最黄金地段旁开发“凯旋花园”,售价创下当时榕城之最。而凯旋花园业主名单中,包括当地各部门高官。

据媒体报道,2002年,陈凯在京设立的凯旋房地产开发公司看中北京城乡建设集团负责的一个房地产项目。经人介绍,陈凯先后认识了时任城乡建设集团房地产开发中心主任黄泽宇和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姜立贵。后来,陈凯给了黄泽宇10万元,给了姜立贵5万元。姜立贵受贿后,为陈凯的公司与城乡集团项目的合作提供了帮助。

“沙井新义安”头目陈垚东香港黑帮“新义安”骨干陈锡波的侄子陈垚东在深圳组建黑帮“沙井新义安”。“沙井新义安”涉足房地产行业,当地在建的很多房地产被陈垚东垄断。

位于沙井街道的广利来花园一个项目给黑老大带来1.17亿元的利润。同时,陈垚东还在沙井开发小产权房十多处。沙井义乌商贸城是陈垚东得意之作。据知情者估算,陈垚东从中至少获利数千万元。

该项目几乎无偿从政府拿到文化产业用地,未获得审批擅自变更使用范围,在无法提供产权的情况下长期出租。媒体曾质疑此事,沙井街道办原书记刘少雄出面协调,并向媒体承诺保障商户的利益。

据媒体报道,刘少雄纵容“沙井新义安”黑社会性质组织,共收受贿赂港币1220万元,人民币745万元。

房地产拆迁动用暴力恐吓

根据以往媒体报道,有3起案件中,黑老大开设的房地产公司涉及拆迁犯罪。

沈阳“黑头目”于学军、金国才

沈阳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于学军、金国才等人成立沈阳市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0年10月,该公司进驻沈阳市于洪区北李官村开发建设,实施拆迁。

部分村民对动迁政策不满。于学军以房地产公司为依托,殴打群众,强迁民房。

包头“黑老大”曾庆昶

2010年3月,内蒙古包头昆都仑区和平村进行土地开发。当地黑老大曾庆昶等人利用黑社会组织势力敲诈和平村拆迁人员,公开声称拆房必须经过曾庆昶同意,不交钱就不许拆,还强行向拆迁人员收取保护费。

保定“黑老大”李立峰

2010年7月起,保定黑老大李立峰涉足拆迁行业。对不愿搬迁的“钉子户”,他安排手下采取殴打、威胁、恐吓、砸玻璃、扔粪便等暴力手段进行强行拆迁。

成员高度服从能实施集体犯罪

武伯欣表示,涉黑性质组织一般直接用“家规”控制成员。作为“黑老大”,对于其成员具有绝对权力,要求成员听“大哥”召唤。而黑社会成员普遍年纪较轻,文化程度低,相当一部分有前科劣迹,更容易受到家规的控制。

成员的高度服从性和组织性,成为黑社会公司老板有效率地实施各种犯罪,攫取经济利益的条件。对于正当企业来说,组织全体员工进行犯罪行为不可想象。

黑社会进入房产业 后果严重

武伯欣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渗入某个行业后,会使用他们擅长和习惯的欺诈、暴力的方式去经营,这不但会破坏、经济秩序,也会对社会治安和公众生活产生巨大危害。

他说,黑社会性质组织渗入房地产开发行业,后果非常严重的,既产生数量更多的治安问题,也影响政府公信力,甚至导致社会不稳定。

链接 国外黑社会也干房地产

自日本1992年实施新法限制黑社会犯罪以来,日本黑社会组织开始集团化经营,房地产成为投资重点。

在俄罗斯,近年来黑帮做起了港口贸易、银行等买卖,并把精力更多地用于官商勾结。

在意大利,黑手党开始扩张到旅游、餐饮、房地产等合法的经济活动领域。在德国也出现了意大利黑帮的身影,德国联邦刑事局称其瓜分了德国东部的部分房地产市场。

统计总量:50人

注:因存在一人经营多种行业情况,故存在重复统计。

(法制晚报)

2014-04-17 12:17:02 来源:证券时报 浏览:1121
分享到微博里去: 更多
站内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共有0人评论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仅为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